• 永顺信息网
  • 您的位置:首页 >> 热点专题 >> 正文

    疯涨!工业大麻卷土重来,打人的公司股价翻倍

    发表时间:2019-09-18 信息来源:www.61b2b.com 浏览次数:1742

     

    2019-08-29 19: 39: 26金融锐眼

    文章来源:金融锐眼

    工业大麻再爆炸

    在今年上半年,我疯狂地炒,然后是另一种工业大麻的鸡毛,现在又回来了!

    从8月中旬开始,期待已久的工业大麻指数再次上涨,在不到半个月的时间内上涨了15%。

    最近,股市整体相对平静。工业大麻受到刺激的好消息是什么?

    首先,工业大麻的收获季节即将来临。在中国,工业大麻符合“春收”法,通常在4月至5月播种,9月至10月收获。

    收获后的工业大麻可能会给相关公司带来业绩。

    第二,今年10月,加拿大将开始第二波大麻素产品的全面合法化。一些大麻素产品,如食用产品,饮料,香精,浓缩物和雾化烟雾,将合法化。

    加拿大交易所是世界上最大的工业大麻上市公司交易所。在超过520家上市公司中,约有186家与工业大麻有关。

    三,最近一轮国家医疗保险局《医保目录》尘埃落定,医药股最大的不确定性被释放,对于医药股而言,负面是好的,工业大麻的医药股更是如此。

    火车在头带上跑得很快。这种工业大麻概念股的领导者是深圳大同和龙津药业的两只股票。

    Deep Chase:Magic Leadings

    在工业大麻概念复苏之际,深圳大同(.SZ)成功上演国王的回归,成为最恶魔领袖。

    自8月19日以来,深圳大同在9个交易日内收获了8个跌停。股价已从7.02元飙升至15.55元,累计上涨121.51%,称之为上涨势头。

    你一定知道,在这之前,深度追逐已经是一团糟,而且过去一年发生了各种不好的事情,足以上演一部狗血电视剧。

    近日,今年8月6日,申大同被山东省金融资产管理公司起诉,请求法院判令苏州大同盈盈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返还投资本金3亿元。

    今年5月22日,中国证监会工作人员向深圳大同实际控制人姜健发出调查通知。然而,他遭到了公司员工的强烈抵制。中国证监会工作人员受伤。沈大同被罚款60万元。主要负责人被判刑。市场是被禁止的。

    今年5月16日,深圳大同收到深圳证券交易所的一封信,这是因警方采取刑事强制措施,公司大股东夏东明涉嫌p2p非法集资所致。

    在此之前,深圳大同经历了“业绩大变局”。公司2018年净利润亏损23.5亿元,大幅下降756.46%。

    今年年初,工业大麻概念爆发,深圳大同迅速登上快车,宣布进入工业大麻行业,带动股价上涨。

    不过,这并不能改善深圳大同的糟糕表现。根据日前发布的2019年半年报,公司实现净利润1050万元,同比下降91.56%。

    这样的个股,怎么看都不具备“爆发式”的潜力,到底是什么力量把大同深深推到了资本市场的最前沿?比赛结束后,名单显示这显然是热钱。

    上个月,西藏东方财富证券拉萨东环路第二营业部一直是深圳大同炒作的主力军,以及上海中信证券溧阳路商务部和荣超商务中心等知名热钱深圳华泰证券益田路营业部也参加了会议。

    说白了,热钱炒作的例子就是玩“打鼓和传播鲜花”的游戏。一旦失去兴趣,他们将竞争看谁跑得快。届时,深圳大通的26.9万投资者将受伤。

    龙津医药行业:无执照

    除深圳大同外,龙津药业(.SZ)也表现出了抢眼的表现。在过去的六个交易日中,它已经上涨了五个交易点,其股价已经上涨了65.29%,就像一匹黑马。

    在工业大麻分销之前,龙津制药工业的主要产品是基于灯盏花素的中药注射剂。随着中药注射监管部门的政策控制,龙津医药产业的业绩受到影响。

    在过去的两年里,龙津制药业陷入了“增加收入而不增加利润”的尴尬局面。 2017年净利润下降61。38%,2018年净利润再次下降60.55%。

    当龙津医药行业无法增加收入时,工业大麻的热风肆虐。龙津医药产业迅速站在风口上,并向云南省木雅市增加投资1500万元,主要从事工业大麻的种植和研究。

    因此,龙津药业股价于2月28日开始飙升,16个交易日收涨10个交易日,其股价上涨171.69%,为2016年以来最高。

    在股价创出新高峰时,龙津制药业的主要股东不能坐以待毙。龙津医药控股股东及控制人范贤茹,李兴业两位股东及三位股东惠新生投资纷纷抛出减持计划。

    截至今年7月11日,龙津药业的控股股东群星投资和实际控制人范贤俄以及第二股东立兴实业均减持了一半。逢高集会的这种操作已经明确表明它正在削减投资者是苋菜。

    大股东减少冷水溢出后,龙津药业的股价逐步回落,直到本轮工业大麻概念股回归,龙津药业的股价再次反弹,但这种热度可以持续很长时间,没有人说不好。

    毕竟,龙津药业曾在深圳证券交易所的回复函中承认,云南木亚没有获得工业大麻牌照。从这个角度来看,对于龙津制药来说,工业大麻只是一场虚火,而且还没有实施。

    在龙津药业崛起的背后,西藏东方财富证券拉萨团结路第二销售部门和西藏东方财富证券拉萨东环路第二营业部也出现了。这似乎是另一个热钱董事。玩。

    监管从未放松

    在热门的工业大麻概念股中,监管者也跟风,并没有松懈一下。

    今年年初,工业大麻概念引爆了A股,许多被“马”涂抹的鸡和狗的股票上涨到天空,监管部门开始攻击并纠正混乱局面。

    由大量基金持有的舜宇股份,紫鑫药业和尔康药业收到一封询问函,询问工业大麻与公司主营业务之间的关系及风险。

    与此同时,许多被错误分类为工业大麻营的库存,如恒天海龙,哈尔滨制药和金鹰,开始澄清和澄清与工业大麻的关系。

    此后,国家麻醉品管制局发布了相关通知,要求各省加强对工业大麻许可证的审批,并重新审查过去批准的许可证,严格规范工业大麻产业。

    虽然黑龙江省和云南省允许使用工业用大麻,但企业仍需获得相关许可证才能参与工业用大麻的种植和加工。从目前的监管来看,很难找到一张卡。

    退回10,000步后,即使企业获得相关许可证,工业大麻种植也需要时间,处理需要技术支持。即使工业大麻产业链今年布局,从种植到利润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随着工业大麻监管逐步增加,整个行业的发展将更加规范,行业的重大洗牌将不可避免。只有诚恳工作的公司才能从中受益。如果你想在陷入困境的渔业中捕鱼,你将不得不付出代价。

    文章来源:金融锐眼

    工业大麻再爆炸

    在今年上半年,我疯狂地炒,然后是另一种工业大麻的鸡毛,现在又回来了!

    从8月中旬开始,期待已久的工业大麻指数再次上涨,在不到半个月的时间内上涨了15%。

    最近,股市整体相对平静。工业大麻受到刺激的好消息是什么?

    首先,工业大麻的收获季节即将来临。在中国,工业大麻符合“春收”法,通常在4月至5月播种,9月至10月收获。

    收获后的工业大麻可能会给相关公司带来业绩。

    第二,今年10月,加拿大将开始第二波大麻素产品的全面合法化。一些大麻素产品,如食用产品,饮料,香精,浓缩物和雾化烟雾,将合法化。

    加拿大交易所是世界上最大的工业大麻上市公司交易所。在超过520家上市公司中,约有186家与工业大麻有关。

    三,最近一轮国家医疗保险局《医保目录》尘埃落定,医药股最大的不确定性被释放,对于医药股而言,负面是好的,工业大麻的医药股更是如此。

    火车在头带上跑得很快。这种工业大麻概念股的领导者是深圳大同和龙津药业的两只股票。

    Deep Chase:Magic Leadings

    在工业大麻概念复苏之际,深圳大同(.SZ)成功上演国王的回归,成为最恶魔领袖。

    自8月19日起,深圳大同在9个交易日内收获了8个涨停板。股价从7.02元飙升至15.55元,累计涨幅达121.51%,堪称势头。

    你必须知道,在此之前,深大的追逐已经一团糟,过去一年发生了各种各样的坏事,足以发挥狗血电视剧。

    最近,今年8月6日,申达通被山东省金融资产管理公司起诉,要求法院命令苏州大同盈盈投资合伙公司(有限合伙公司)归还3亿元人民币的投资本金。

    今年5月22日,中国证券监督管理委员会工作人员向深圳大同实际控制人姜健发出调查通知。然而,他被公司员工强烈抵制。中国证监会的工作人员受伤。沉大同被罚款60万元。主要负责人被判刑。市场被禁止。

    今年5月16日,深圳大通收到了深圳证券交易所的一封信,这封信是由公司的大股东夏东明涉嫌P2P非法集资的刑事强制措施引起的。

    在此之前,深圳大同经历了“业绩的巨大变化”。该公司2018年的净利润为亏损23.5亿元,大幅下降756.46%。

    今年年初,工业大麻概念爆发,深圳大同迅速登上快车,宣布进入工业大麻产业,推动股价上涨。

    但是,这并没有改善深圳大同的糟糕表现。根据最近公布的2019年半年度报告,公司实现净利润1050万元,同比下降91.56%。

    这样的股票,如何看待没有“爆炸”的潜力,到底是什么力量将深大同推向资本市场的最前沿?比赛结束后,名单显示这显然是热钱。

    在过去的一个月里,西藏东方财富证券第二销售部拉萨东环路是炒作的主力军,中信证券上海襄阳路销售部,华泰证券深圳益田路荣超商务中心销售部等知名热点钱也参加了。

    对热钱的猜测是打鼓和鲜花的游戏。一旦你失去兴趣,你就会看到谁跑得快。当时,伤者是深圳大同的26,900名投资者。

    龙津药业:无执照

    除深圳大通外,龙津药业(.SZ)也表现抢眼。它在过去6个交易日内上涨了5个涨幅,其股价上涨了65.29%。这是一匹黑马。

    工业大麻铺设前,龙津药业的主要产品是以灯盏花素为原料的中药注射剂。随着中药注射剂的监管控制,龙津药业的表现受到影响。

    在过去的两年里,龙津药业陷入了“增加收入而不增加利润”的尴尬局面。 2017年,净利润大幅下降61。38%,2018年净利润再次下降60.55%。

    当龙津药业收入增加,工业用大麻热风吹袭时,龙津药业迅速站在出风口,云南木雅的资金增加了1500万元。后者主要从事工业大麻种植和研究与开发。

    这一举措很有效。龙津药业股价自2月28日以来飙升,并在16个交易日内上涨10个涨停。股价上涨171.69%,创下2016年以来的新高。

    当股价创下新高时,龙津药业的主要股东不能坐以待毙。公司的控股股东群星投资和实际控制人范宪宇,第二股东立兴实业,以及三股股东汇新生的投资都抛出了减持计划。

    截至今年7月11日,龙津药业的控股股东群星投资和实际控制人范贤俄以及第二股东立兴实业均减持了一半。逢高集会的这种操作已经明确表明它正在削减投资者是苋菜。

    大股东减少冷水溢出后,龙津药业的股价逐步回落,直到本轮工业大麻概念股回归,龙津药业的股价再次反弹,但这种热度可以持续很长时间,没有人说不好。

    毕竟,龙津药业曾在深圳证券交易所的回复函中承认,云南木亚没有获得工业大麻牌照。从这个角度来看,对于龙津制药来说,工业大麻只是一场虚火,而且还没有实施。

    在龙津药业崛起的背后,西藏东方财富证券拉萨团结路第二销售部门和西藏东方财富证券拉萨东环路第二营业部也出现了。这似乎是另一个热钱董事。玩。

    监管从未放松

    在热门的工业大麻概念股中,监管者也跟风,并没有松懈一下。

    今年年初,工业大麻概念引爆了A股,许多被“马”涂抹的鸡和狗的股票上涨到天空,监管部门开始攻击并纠正混乱局面。

    由大量基金持有的舜宇股份,紫鑫药业和尔康药业收到一封询问函,询问工业大麻与公司主营业务之间的关系及风险。

    与此同时,许多被错误分类为工业大麻营的库存,如恒天海龙,哈尔滨制药和金鹰,开始澄清和澄清与工业大麻的关系。

    此后,国家麻醉品管制局发布了相关通知,要求各省加强对工业大麻许可证的审批,并重新审查过去批准的许可证,严格规范工业大麻产业。

    虽然黑龙江省和云南省允许使用工业用大麻,但企业仍需获得相关许可证才能参与工业用大麻的种植和加工。从目前的监管来看,很难找到一张卡。

    退回10,000步后,即使企业获得相关许可证,工业大麻种植也需要时间,处理需要技术支持。即使工业大麻产业链今年布局,从种植到利润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随着工业大麻监管逐步增加,整个行业的发展将更加规范,行业的重大洗牌将不可避免。只有诚恳工作的公司才能从中受益。如果你想在陷入困境的渔业中捕鱼,你将不得不付出代价。

    http://jxyiyuan.com.cn

  • 热门标签

  • 日期归档

  • 友情链接:

    永顺信息网 版权所有© www.61b2b.com 技术支持:永顺信息网 | 网站地图